再别经年

以吻封唇 第二章

  上车后的邓振华始终闭目养神,兜里的手机震动几声后,他缓缓睁开双眼,看着窗外快速而过的景物,叹了口气。
  摇了摇头,伸手从兜里拿出手机,接通电话,电话那头没有一丝响动,邓振华也不着急说话,也跟着沉默,时间一秒一秒的过去,最终电话那头的人先开口。
  “邓振华同志,行动即将开始,行动内容等你到站之后,我的线人会告诉你。”
  “诶,我说,你这就不靠谱了,就这么把我一个人扔在这,怎么着你也得告诉我线人的基本特征啊!”
  “你会认出来的,她可是你的老熟人。”
  邓振华看着显示结束通话的手机屏幕,小小的四方格映出他的脸庞一角,认命的把手机放好,伸手揉搓了几下脸颊,放松放松心情。
  史大凡吃完饭,回了寝室看着属于邓振华的空床位,有些不适应,推门声响起,进屋的耿继辉看着史大凡停下步伐,随即被跟在他身后的强子撞了一下。
  强子意识到不对劲,赶紧从后面搂住耿继辉的腰,耿继辉接着腰间束缚的力量站稳了身子之后,不发一言的瞪着强子,强子咽了咽口水把手松开,嘿嘿笑了几声。
  “队长,我这也不是故意的,这不刚刚想事没注意到吗,你别生气,我这个月的津贴,分一半请你吃饭还不成吗?”
  “什么吃饭,怎么了?”
  小庄的声音传来,他抱着洗脸盆一脸好奇的看着强子和耿继辉,拖着拖鞋走到自己的床位,一屁股坐下,弯下身子把脸盆放到床下后,身子仰躺在被子上,伸腿用脚尖轻轻碰了下卫生员。
  “你跟我说说,怎么回事?”
  “嘿!强子说要请大家伙吃一顿。”
  史大凡嘿嘿笑了几声,露出小虎牙,然后伸手拍了下小庄的脚,小庄顺势把脚收回来,抱臂看着他们。
  “我看这个主意不错,快到月底了,强子你津贴也快发了,这顿饭我记着了啊!”
  强子哀嚎了一声,把脸盆放好,整个身子倒在床上,吱嘎一声,床晃了几下,强子跳高似的蹦起来,指着床叫到。
  “大家看好了,这个床本来就不行,这要是坏了也不干我的事啊!”
  耿继辉收拾好之后,拿出本书,坐在床上看,手太干翻不起书,没办法伸舌舔了下手指尖,然后翻了页。
  史大凡拿出七龙珠看,小庄趴在床上思考着下一封给小影的情书该如何下笔,强子四处看了看。
  “诶,不对啊,老炮呢?”
  小庄头也不抬的在草稿纸上写下想到的几句肉麻话。
  舔了舔唇说道“去找老高了,一会就回来。”
  强子点了点头,躺在床上翻看杂志,不一会老炮回来了,俩人说了会话,熄灯哨便吹了,把东西都收拾好,就都睡了。
  邓振华半梦半醒间被人叫醒,睁开眼看着四周,茫然的瞅着乘务员发呆,随后清醒了,连忙站起身,把自己行李取下来。
  “对不起啊,给你们添麻烦了,路上太累了,没注意就睡着了,这就下车。”
  抱着行李,赶忙下车,站在站台上,四周望了一圈,心里直纳闷,这么大的一个地方,就说一句我的老熟人就让我找人,我看这就是耍我!

以吻封唇第一章

  车站人来人往,有些人迎来了自己朝思日想的人,而有些人是为了分离,促成一段新的开始。
  邓振华站在候车室,安静的坐在椅子上,身旁围着除了史大凡之外B组所有成员和老高。
  邓振华听到了广播提示,他所坐的车即将开车,需要检票了,不禁握紧那脆弱不堪仿佛风一吹就断了了车票,老高背过身,摸了把脸,叹气一声。
  郑三炮瞄了眼老高,随即伸手拍了拍邓振华的肩膀,纠结了半天,最终到嘴边的,也只有一句“一路好走”。
  邓振华觉得现在的气氛,让人很不舒服,率先笑了起来,笑了几声泪水夺眶而出,几个男人紧紧抱在一起,车站上所有人看到这一幕,不禁逗沉默下来,就静静的看着他们。
  “我走了,告诉卫生员好好照顾自己,告诉他,我们将来还会再见。”
  邓振华抹了把脸上泪水,深呼几口气,最快的速度调整好自己,看向老高,眸子里闪烁着坚定。
  立正站好,向着兄弟们敬上离别的最后一次军礼,随即拎着背囊向着检票口跑,就在最后那么十几秒才到了检票口,那小姑娘明显脸色不好,快速的给检了票。
  老高看着邓振华的奔跑的背影,笑了笑,随后招呼着狼崽子们回了基地,耿继辉站在原地思考一时没留神,被小庄搂住肩膀才回神,向他笑了笑。
  “想什么呢这么出神?老高的话都没听到。”
  “我在想,老高现在在想什么。”
  小庄撇了撇嘴,抬眸看了眼走在前面格外拉风的人,皱着眉,头转了一圈 一副知道些什么的模样,悠悠开口。
  “他想什么,咱什么时候知道过?别想了,走慢了还得被练。”
  耿继辉忍住揍眼前的人的冲动,拉着小庄追上来老高那队。
  火车上,邓振华坐在座位上,手里拿着当时任务完成一起拍的留念照,他暗自吹嘘一番自己如何好看之后,刻意不去看史大凡在照片中的那个笑脸。
  同时照片上的那个人,正坐在后山看着粼粼江水,认真的看着七龙珠,以及以前偶然偷拍到的一张邓振华的睡颜,片刻后,笑了。
  收好照片估摸着时间快到了,B组快回来了,下山直奔食堂而去,今儿食堂伙食好了不少,还带了肉,不错,不错。
  他想明白了,那股子感情还不明确,用那点情分栓不住他,鸵鸟就该自己去跑,得了,非洲大草原等他的摄像机等了很多年了,也该去了。
  晚操之后,老高把史大凡叫出去了,将邓振华临走之前说的话如数转交,他听完之后,笑容僵在脸上,伸手揉了几下才算是缓过来了。
  你说能再见,那我就信你,早晚有见的一天,这也挺好。
  此去一别,还不知又是几年。

以吻封唇(卫生员x 鸵鸟) 第一章

  车站人来人往,有些人迎来了自己朝思日想的人,而有些人是为了分离,促成一段新的开始。
  邓振华站在候车室,安静的坐在椅子上,身旁围着除了史大凡之外B组所有成员和老高。
  邓振华听到了广播提示,他所坐的车即将开车,需要检票了,不禁握紧那脆弱不堪仿佛风一吹就断了了车票,老高背过身,摸了把脸,叹气一声。
  郑三炮瞄了眼老高,随即伸手拍了拍邓振华的肩膀,纠结了半天,最终到嘴边的,也只有一句“一路好走”。
  邓振华觉得现在的气氛,让人很不舒服,率先笑了起来,笑了几声泪水夺眶而出,几个男人紧紧抱在一起,车站上所有人看到这一幕,不禁逗沉默下来,就静静的看着他们。
  “我走了,告诉卫生员好好照顾自己,告诉他,我们将来还会再见。”
  邓振华抹了把脸上泪水,深呼几口气,最快的速度调整好自己,看向老高,眸子里闪烁着坚定。
  立正站好,向着兄弟们敬上离别的最后一次军礼,随即拎着背囊向着检票口跑,就在最后那么十几秒才到了检票口,那小姑娘明显脸色不好,快速的给检了票。
  老高看着邓振华的奔跑的背影,笑了笑,随后招呼着狼崽子们回了基地,耿继辉站在原地思考一时没留神,被小庄搂住肩膀才回神,向他笑了笑。
  “想什么呢这么出神?老高的话都没听到。”
  “我在想,老高现在在想什么。”
  小庄撇了撇嘴,抬眸看了眼走在前面格外拉风的人,皱着眉,头转了一圈 一副知道些什么的模样,悠悠开口。
  “他想什么,咱什么时候知道过?别想了,走慢了还得被练。”
  耿继辉忍住揍眼前的人的冲动,拉着小庄追上来老高那队。
  火车上,邓振华坐在座位上,手里拿着当时任务完成一起拍的留念照,他暗自吹嘘一番自己如何好看之后,刻意不去看史大凡在照片中的那个笑脸。
  同时照片上的那个人,正坐在后山看着粼粼江水,认真的看着七龙珠,以及以前偶然偷拍到的一张邓振华的睡颜,片刻后,笑了。
  收好照片估摸着时间快到了,B组快回来了,下山直奔食堂而去,今儿食堂伙食好了不少,还带了肉,不错,不错。
  他想明白了,那股子感情还不明确,用那点情分栓不住他,鸵鸟就该自己去跑,得了,非洲大草原等他的摄像机等了很多年了,也该去了。
  晚操之后,老高把史大凡叫出去了,将邓振华临走之前说的话如数转交,他听完之后,笑容僵在脸上,伸手揉了几下才算是缓过来了。
  你说能再见,那我就信你,早晚有见的一天,这也挺好。
  此去一别,还不知又是几年。